您的位置: 首页 / 专题 / 毛泽东 / 评述毛泽东 / 正文

青年毛泽东之二:毛泽东曾是数次险遭开除的“问题青年”

2016-02-27 00:36:36 评论: 字体大小 T T T 扫描到手持设备
因为心很大,喜欢随心所欲地读书,毛泽东很受不了第一师范繁琐规矩的约束。当时学校里的课程非常繁杂,有近二十门学科,他把它们比作了“杂货摊”,诸多的校规让他特别不自在

青年毛泽东之二:毛泽东曾是数次险遭开除的“问题青年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湖南第一师范学校)

因为心很大,喜欢随心所欲地读书,毛泽东很受不了第一师范繁琐规矩的约束。当时学校里的课程非常繁杂,有近二十门学科,他把它们比作了“杂货摊”,诸多的校规让他特别不自在,他曾经跟斯诺说:“新校中有许多规则,只有少数几条是我同意的。”[1]

繁杂的课程,诸多的校规,很快与毛泽东追求真理的志向发生了冲突,他很快就向这些规矩发出了挑战。破坏规矩,他在读私塾时就多有前科。

我反对自然科学中的必修课程。我希望专攻社会科学。自然科学在我并无特殊兴趣,于是这些课程的分数大多很坏。我最讨厌的就是必修的静物写生。我以为这是透底的愚笨。我总想画简单的东西,快快画完就离开课室内。记得有一次画一幅“半日半石”(是李太白的一句名诗),我用一条直线和上边半个圆圈来代表。还有一次,在图画考试时,我画了一个椭圆就算数了,我称之为鸡蛋。结果画图得到四十分,不及格。幸亏我的社会科学的分数都非常好,这样和其他课程的坏分数扯平。[2]

对喜欢的哲学、文地、文学等社会科学课程,他是十分专心的,对不喜欢的数学、绘画等课程,他就把教科书摆在课外书外读自己的书,甚至翘课!

学校有学校的规矩,毛泽东无视规矩还了得!

有些老师不满毛泽东随意破坏校规,以“不严加整肃,以后同学们就会有样学样”为由要求开除他。有几次行政方面为顾及自己的“威信”,讨论开除他出校的问题。这时一个很有威望和信仰的教员杨昌济先生说道:“毛泽东是一个特别学生,你们不懂他,不能拿校规来论。”[3] 杨昌济是第一师范的名人,曾留日、留英,留德十年,贯通中西,被师生们尊称为“孔夫子”,他的话很管用。

无奈毛泽东依然我行我素,再次惹恼了校方。有一次校方又要开除毛泽东,因为他领导同学们反抗腐败的学校行政。教国文的袁仲谦先生出来担保,又得以留下。[4]

说到袁仲谦,刚开始时还与毛泽东有过不愉快,俩人互不待见。后来,袁仲谦得知毛泽东有一本在同学中流传很广的读书笔记《讲堂录》,就从别的同学处借来翻阅,顿时被毛泽东的满腹才气、宏大抱负和超凡志向憾动了,决定好好雕琢这块玉。他主动抛出了橄榄枝,与毛泽东和解,还说服毛学韩愈。话说老师都喜欢将得意门生收作女婿,袁仲谦也曾想过把女儿许配给毛泽东,无奈自家闺女身体不好,没有做伟人媳妇的命,在结识毛同学不久后就病逝了。

毛泽东后来回忆这段经历:“‘袁大胡子’他揶揄我的文章,并斥为新闻记者式的作品。他看不起我的模范梁启超,以为他只是半通。我只得改变我的风格,攻读韩愈的文章,和熟记经史中的典故。所以,谢谢‘袁大胡子’,必要时我现在还可以作一篇清通的古文。”[5]

虽然两次险遭开除,可毛泽东的老毛病仍旧不改,第三次学校要开除他,是因为有名的数学教员王立阉先生给说保了。[6] 毛泽东对数学那是一点兴趣也没有,经常请病假翘课,考试时甚至交过白卷,数学成绩在全班经常是倒数第一,王老师怎么会为这个最坏的学生说情呢?

因为王立痷揭晓了毛泽东翘课的“秘密”。初春一个凄风冷雨的早晨,王立庵在冷清的自修室里看“请病假”的毛泽东一个人衣衫单薄,专心读着《读史方舆纪要》。被抓个正着,毛泽东不得不道出上这个“秘密”。看到如此用功的学生,再加上袁大胡子一直在自己面前推崇毛同学,王老师原谅了这个经常考零分的学生,俩人还成了朋友。有时学校放假,毛泽东不回家,还会到王老师家蹭吃蹭喝。

青年毛泽东之二:毛泽东曾是数次险遭开除的“问题青年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青年毛泽东)

毛泽东爱“闹腾”,不止在第一师范,他还闹到了别的学校。

毛泽东有一位同学奉父母之命订了婚,对方是一中学校长的侄女,大家都觉得这是一门不错的亲事,可同学却不喜欢“未来媳妇”。一向反对包办婚姻毛泽东知道后,就拉着这位同学找到那位校长说理,最后竟然说通了校长解除了婚约。

一次次的不安份,一次次的折腾,毛泽东终于搞出一件震惊学校,震惊长沙城的大事来。

1915年春季开学后,学生们接到“从秋季开始每个学生要交纳十元学杂费”的通知,这十块钱对于大多数家境贫寒的学生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,学校中迅速炸开了锅,大家都痛骂张干校长:“大混蛋张干,为往上爬,向省议会建议学生交钱。”

三十多岁的张干到任“一师”校长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特别是在管理上,按礼仪、风纪、服务、时间、场所、赏罚6个方面作了具体规定,这些繁琐的规定,有许多夹杂着封建色彩的条条框框,让学生们都很不爽!

最让学生们看不顺眼的是,张校长很摆谱出门总是三人大轿抬着,最令学生们讨厌的是,学校礼堂里挂着“大总统”袁世凯的“训令”。每当在礼堂集合学生时,他总要对“训令”念念有词,妄图以此作为禁锢学生的精神枷锁。[7]

其实,张校长在“一师”还是做了不少实事的,他聘用了一大批如杨昌济、袁仲谦等优秀老师,在教育和管理让“一师”焕然一新,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校长。可同学们却不买他这些账,特别是收钱的事让学生们对他由“十分反感”上升至“愤怒之极”!

毛泽东还给张校长戴上了“对上逢迎,对下专横,办事无方,贻误青年。”的大帽子。

最夸张的是,毛同学还油印了千份贴在学校最显眼的地方,散发到师生手中。这一纸宣言,让“一师”沸腾了,特别是毛泽东的文字,让大家读了热血贲张,激动万分,很快学校传遍了:“张干,下课!”的声音。

“一师”的学潮惊动了省府,惊动了整个长沙城!

湖南省教育厅派来了一位督学,督学一不调查,二不问话,就在全校师生大会要求学生:“不许瞎闹,马上复课!”“一定是张干找来的人”,同学们骚动起来,纷纷向督学递纸条:“张干一日不出一师校门,我们一日不上课。”吐槽的纸条越来越多,这阵势把督学也吓坏了,为平息事态,督学松口:“你们先上课,我们下学期换掉张干。”

这世上,只有校长开除学生,哪有学生“开除”校长的!

张干在全校师生前颜面尽失,心里正恼时,忽然有人告状:“这事都是二年级的毛泽东挑的头!”一小屁学生,竟敢和校长对着干,张校长火了:毛泽东,和我斗,你还嫩了点!

张校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迅速到收集毛泽东违反校规种种劣迹后迅速下手,以校长职权开除毛泽东,罪名是“目无师长、不守校规”,列入开除名单还有其他16名闹“学潮”的学生。杨昌济得知张干要开除爱徒,急得团团乱转,他知道张干这回是动真格了,立即联名徐特立、方维夏、袁仲谦、王立庵、王季范等重量级人物,向张干施压,同学们也声援:“张干一日不出一师校门,我们一日不复课。”

“一师”事态不断扩大,教育厅也火了,痛批张干:“事情因你而起,你负责摆平!”

张干为不把事情再闹大,同意作出让步,取消开除指令,只记毛泽东大过一次!校长这个庞然大物终于被学生这群蝼蚁给“弄死”了。“学潮”后,张干也不愿在“一师”继续呆下去,很快就转到别的学校当老师去了,从此教书一生!

1950年10月毛泽东在接待当年的老师、同学王季范、徐特立、周世钊等人时,曾检讨当年赶走张干的事:“现在看来,当时赶走张干没有多大必要。”毛泽东无不自责地说:“每个人多交10元钱学杂费的事,也不能归罪于他。多读半年书,有什么不好呢?”[8]

赶走了张干,毛泽东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三任校长都把他当成“刺头儿”,三天两头找茬。

责任编辑:文尧木
来源: 凤凰网
相关推荐: 毛泽东青年问题
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
时间:
2014年12月28日 ~2014年12月28日
地点:
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